黄色下载视频直播

最新网址:.

张涓涓看着陈牧埋完单,把记录着她要徐蔡坤写的话的小本本收好,然后不情不愿的离开,她的心情简直好极了。

她也说不清究竟是因为即将得到徐蔡坤的签名,还是因为看见陈牧吃瘪,反正她就是忍不住想笑。

喝完杯子里的酸梅汁,张涓涓站起来,踩着那双银灰色的小高跟,准备直接回到律所去。

可是人才刚从椅子上站起来,她突然想起之前要和陈牧说的年费的事情好像只字未提,整个人一下子都愣住了。

“我去……这个混蛋!”

张涓涓刚才还是艳阳高照的好心情,仿佛一下子直入谷底,阴霾遮天。

无端端突然提徐蔡坤,这明明就是转移话题嘛……

偏偏这种小伎俩自己都看不出来,真是气死人……

那个混蛋肯定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偷笑吧?太卑鄙了,利用人家唯一的弱点……好气……

张涓涓暗暗骂着自己,恨不得这时候那个混蛋就站在她的面前,让她好好扇几个耳光。

回到律所,气还未平。

清纯阳光季嗅着花香的芬芳少女

不过面对工作,必须以最专业的态度来对待。

喝了一盒巧克力奶补补身子,张涓涓终于慢慢恢复女律师的气度,开始工作起来……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

到了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张涓涓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小钟,我让你帮忙查的事情,查到了吗?”

电话那头:“查到了,已经发到你的邮箱里,你可以看看。”

张涓涓一边点鼠标开邮箱,一边问道:“那个律所大概是个什么情况,你和我说说。”

电话那头说道:“其实就是个小律所,里头就一个律师,专接这样的案子,有好几次前科了,手法都是一样的,先出律师函,再在网上炒热度,最后收钱和解了事。”

“优信?”

张涓涓打开邮箱后,看了一眼律所的名字,很陌生,真的就像“小钟”所说的,应该是个小律所。

她也听说过类似的律所和律师。

在外人看来,律师好像是很高光的职业,可事实上,很多律师从拿到律师执照那一刻开始,就面临着失业的困境。

进不了大律所,又或者进了大律所被激烈的竞争刷下来,那就更多了。

很多律师甚至会因为混到吃不起饭,最终转行。

有些家境好的,一边啃老,一边接些公益性质的案子炒名气,就是为了能在这一行有立足之地。

有一群混得不怎么样的律师,没有案子找他们,他们就另辟蹊径,自己去找案子。

他们会留意着市面上的一切,寻找各种机会,就好像这一次牧雅林业的事情,他们会自己主动收集一些所谓的证据,然后再拿着这些证据去联系YY研究所,让YY研究所把案子交给他们,他们代表YY研究所研讨侵权赔偿。

YY研究所是大机构,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去管这种小的侵权案子,毕竟维权官司一般都吃力不讨好,他们有更大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不过,因为那些律师会承诺将追讨到的赔款和研究所分成,研究所一点力气都不用花,也没有任何时间和金钱上的成本,所以一般都会同意把案子交给那些律师来做。

这家“优信”律所,大概做的就是这种生意,已经有过很多前科了。

张涓涓一边看着邮件里的资料,一边听着电话那头“小钟”的话儿:“这家优信律所其实并不难搞,毕竟这一次是省里的公示,他们在这种时候搞事情,很容易得罪人,其实我觉得你更应该关注优信后面的人。”

“什么人?”

张涓涓问道。

小钟说道:“你看看邮件的最后一个文件啊,我已经帮你查过了,目前网上所有的文章其实都出自一家的手笔,就是这家叫做‘文香起舞’的自媒体工作室。”

“文香起舞?”

张涓涓看了看这家工作室的资料,按照工商登记的资料,工作室的话事人应该是一个叫做张雨阳的人。

略一沉吟,张涓涓问:“这个张雨阳,你帮我查过吗?”

小钟回答:“查过,这人以前在西疆日报当过记者,有自己的专栏,因为出过一点经济方面的问题,最终被开除了。从西疆日报出来以后,他自己搞了一个工作室,就是这个文香起舞。他们这个工作室现在经营着几个自媒体账号,其中有两个是过千万级别的,其他最少的那个也有两三百万了。”

过千万级别……

那就是自媒体的营销大号了……

张涓涓回想了一下之前在网上看到的那几篇文章,怪不得这么懂得带风向、带节奏,原来人家是这方面的专家。

稍微思索了一下,张涓涓说道:“既然已经找到这个工作室了,那我直接给他们发律师函,你觉得怎么样?”

小钟说道:“可以试试,不过像他们这种人,接律师函、收传票什么的早就习惯了,应该效果不大。”

张涓涓点点头:“没事儿,先发了再说。”

……

文香起舞工作室。

张雨阳正坐在电脑前,看着网上因为他写的文章而引发的评论。

“有没有搞错,这种恶心的企业居然能评先进,这个评选的标准究竟是什么?”

“感觉这里面好像有黑幕啊!”

“黑幕黑幕黑幕……”

“果然我们夏国对于专利保护的力度还是太弱了,这样的事情如何出现在国外,别说评选了,就连公示名单进不去。”

“楼上的有事说事,别扯国外……别以为外头的月亮就一定圆,不过这次这事儿可真是被钻了空子,必须要严查到底啊,怎么可能让这样子的企业评上先进呢?”

“要是我说啊,就不能让这样的公司出现在市场上,大家一起来抵制它,让它侵权的产品都卖不出去。”

……

文章的热度出乎预料的高,短短的两天,已经过千万,评论也过万了。

张雨阳心情大好,就算没有之后优信律所分成的那一笔钱,这篇文章也已经让他和他的工作室大赚特赚。

除了主要两个账号的量,其他各个小号也获得极大的关注,标题虽然是不一样,但是文章的内容换汤不换药,一样充满了煽动性。

其他的东西他或许不拿手,可是在怼人这一项上,他绝对是个行家。

“还可以继续啊,只要省里的公示没有撤下,这事儿就能接着炒下去。”

张雨阳默默盘算着要再出一篇文章,别浪费了这一次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热点。

当然,他也必须好好考虑一下怎么写才能做到平衡,毕竟他的目标并不是要怼公家,万一惹起公家的反感,那他可能就会引来真正的麻烦。

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把仇恨都拉到那家牧雅林业身上去,让公家在文章中尽量淡化,至少也要成为读者的眼里被底下蒙骗的受害者,这样就没人会拿他这个写文章的人怎么样了。

不过这个度可不好把握,而且要写出新鲜东西,并不容易。

张雨阳正琢磨着,一个瘦高个的年轻女生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进门就对张雨阳说:“老大,快看,我们收到牧雅林业发来的律师函了。”

“律师函?”

张雨阳有点讶异,接过瘦高个女生递过来的律师函,看了一眼后,想了想,突然笑了起来,随手把律师函丢回给年轻女生那边。

年轻女生看了张雨阳一眼,问道:“老大,这律师函你打算怎么处理?”

张雨阳不在意的回答:“还能怎么处理,你扫描一下,交给优信那边呗,让他们看看随便应付一下就行了。”

微微一顿,他又补充一句:“扫描好后,往我的邮箱里也发一份。”

“哦,知道了。”

年轻女生拿着律师函,转身扫描去了。

张雨阳看也没看,重洗把注意力放回到电脑屏幕前,准备撰写新文。

律师函?

有什么了不起的?

干他这一行,每年收到律师函一大筐,这说明业务做得好,算是荣誉证书了。

所以,谁怕谁呢?

不过看到这封律师函,倒是让他突然对即将要写的第二篇文章产生了灵感,真是想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呢。

“自从第一篇文章之后,牧雅林业给我们寄来了一封律师函,这就是他们对我们的回应。”

“在律师函里,他让我们闭嘴,说我们所写的文章是对他们的污蔑和诋毁,可是他们却完没有给出任何证据,说明他们是否有专利侵权的行为……”

“真相越辩越明,我们愿意为自己所写的文章负责,希望牧雅林业也能为他们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你们真的没有专利侵权的行为,请给出证据自证清白……”

“省里先进评选的公示名单中,牧雅林业仍在上面……牧雅林业的负责人,你们真以为老百姓的眼睛都瞎了吗?”

“我们不会因为你们的一封律师函,就闭上嘴巴。相反,我们会用更加正面态度,代表公众站出来对你们问一句:你们为专利侵权的事情道歉了吗?”

……

洋洋洒洒的把第二篇文章写完,同样是没有给出任何的证据,只是单纯玩弄煽动性的文字,把牧雅林业钉在专利侵权的耻辱柱上。

写第一篇文章的时候,张雨阳还顾虑着和解费,所以并没有把牧雅林业侵犯专利权的事情写实,可是这一次为了网上的热度,他完不管了,笔下一点情面都没留,有多狠就写多狠。

张雨阳把自己写的文章看了一遍,修改一下其中的一些词句,又配上律师函的扫描图,还有一些其他乱七八糟的图片,一篇标题是《又一封律师函——这是牧雅林业的反击?还是欲盖弥彰?》的新文,就此上线。

做完这一切,张雨阳按习惯要抽上一支事后烟。

一边抽烟,一边拿出手机刷新了一下……果然,新文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张雨阳看了一眼量,这么短短几秒钟的功夫,已经有几十个出现。

“这么快吗?看来要大爆了……嘿,真是无意中捡到宝了。”

张雨阳想了想,抬头对前面的年轻女生说:“李程,我的文章已经上传了,你看着修改一下,内容就按这个来,顺带用其他几个号也发上去。”

年轻女生点点头,连忙点开文章看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转头看向张雨阳:“老大,你这个太狠了吧?会不会后面不好处理?”

张雨阳摇摇头:“读者就喜欢这个调性,就按照我这个来,不怕!”

“所以账号都照这个来吗?”

“对,都照这个来,记得把律师函一并发出去。”

“那行,我知道怎么做了。”

年轻女生答应一声,埋头看文、写文起来。

张雨阳抽完烟,又刷了一下自己的文章,一看量和评论数,他忍不住无声的笑了起来。

一支烟的时间,量已经破千,评论数也有几十个了,看来这篇文章又要火了。

点开评论,张雨阳开始得意的欣赏起来。

“真是人不要脸则天下无敌啊,居然发律师函威胁作者了,这世道还有人敢讲真话吗?”

“典型的恶人先告状,无耻至极。”

“没有比这个更恶心人的了,支持作者到死!!!”

“这个律师函里的龙景律所,不会是我知道的那个吧?他们居然为这样的公司做事,真是恶心。”

“龙景律所好像是大律所吧,看来他们也不是什么好货,沆瀣一气。”

……

看着这些评论,张雨阳真是笑得连嘴都合不拢了,这一篇的热度似乎比上一篇还要牛啊。

他突然连下一篇文章的主题都想好了,直接做一篇深入调查,把牧雅林业陈牧大学辍学办林场的事情一并写出来,翻个底朝天。

到时候,用春秋笔法避过陈牧做过的一些“好事”,让牧雅那边想解释都解释不清楚,最后也就只能乖乖认栽了。

做完这一单,足够工作室吃一年的了……

张雨阳嘿嘿一笑,舒服的靠在了椅背上。

最新网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