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appios

   楚彦承嘶吼的叫着,发泄着至今心里仍没有消失的痛苦,那时候的一幕幕清晰的出现在眼前。这段时间以后,每一次他都在那样的恶梦里醒来。

   那般撕心的窒息感如影随形,被自己从小到宠着长大的姐姐抛弃的痛苦折磨着他。

   人群中阵阵倒吸声传来,每个人面面相视,脸上皆是一般的震惊与不敢相信,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楚彦承站在楚彦华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她亲眼看着那个男人,掐着我的脖子,看着从挣扎到无力,看着我慢慢的闭上眼睛,看着我死去。她没有让那个男人松手,因为我说我不会包庇她。”说着,楚彦承的声音变的沙哑,“为什么?为什么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将我掐死,为什么在我死后甚至同意那个人将我送去乱葬岗,为什么连个全尸也不准备留给我。”

   “我……是的弟弟不是吗?”楚彦承的声音哽在脖间,发痛的厉害,可是他却再一遍的质问着楚彦华,“我是弟弟不是吗?是从小疼到大的弟弟,是为了我跟别人打架的弟弟,是代我受爹娘惩罚的弟弟不是吗?可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了!”

   最后一句,楚彦承几乎是撕吼出来。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痛苦,不解,失望与怨恨。

   原来……

   在这一刻成兰亭终于明白了,明白了那几天他眼里的绝望,他一心求死的心,他的痛苦。

   原来,他承受着这样的痛苦。

   回想那几天的相处,他将一切想的太简单了,他应该更关心楚彦承一些的。

   若是当时他能再关心他一些,或许他也不会像现在这般这么痛苦。

   和服美女樱花相伴唯美照

   一边的楚夫人在听到楚彦承说的话后,震惊的连站着力气也没有的向一旁倒去。楚谏眼急手快的将人扶住,楚夫人痛哭的求助似的看着楚谏,“老爷。”

   楚彦承眼睛闭起,深吸着一口气,调整着自己的心情。

   再次睁开,他充满血丝的眼里已经没有方才的痛楚,剩下的只有怨恨。

   他再次在楚彦华的面前蹲下,向她伸出手去。

   楚彦华下意识的退开,楚彦承另一只手覆在她的肩上控制住她不让她动弹。

   “承儿……”楚夫人唤着,轻声乞求着,“不要。”

   楚彦承手伸到楚彦华的嘴角边,动作温柔的替她擦试着嘴角的血迹,看着楚彦华痛苦地神情心里却是无比的愉悦,“知道为什么会一直吐吗?”

   楚彦华眼睛瞪着楚彦承,楚彦承笑着说,“我的姐姐真是聪明呢,一下子就猜到了。猜的不错哦,是我在的汤里下的药。这药是我无意中得到的,说是喝下去的人会一直吐,一直吐。吐完了胃里吃的东西就开始吐血,等血吐完了,人也就死了。不过人身体里的血也挺多,一时半会也吐不完。至少要吐四五个时辰才会死。”

   楚彦承越说脸上的笑容就越大,“所以说,至少还有四个时辰可以活,开不开心?”

   楚彦华看着眼前的楚彦承眼里全然恐惧,他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可怕?他不是楚彦承,他是魔鬼!他是一个魔鬼!

   楚彦华抬手用力的打掉楚彦承的手,向一旁楚谏与楚夫人爬去。

   “爹……娘……”

   楚夫人摇摇晃晃的走过去,扶着楚彦华的身子。想到方才楚彦承所说的话,心里痛不欲生:“华儿,,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是弟弟啊!”

   楚彦华吐着血根本说不出来话,可是当时是楚彦承逼她那么做的!

   “救……救我。”楚彦华断断续续的说出这两个句,这会她也已经不再只是干呕几次呕出一次血而是每一次都会呕出血来,她心里是真的害怕了,害怕就这么死了。

   她不想死,她一点也不想死。

   楚夫人看了眼一脸冷淡的楚彦承,然后又看向一旁的大夫,“大夫,快来帮华儿看看。”

   大夫上前,而这次楚彦华也不再拒绝了,那个秘密此时已经不再是秘密了,再最重要的是她不想死,她想活。

   大夫给楚彦华诊治时,一直围在一边的范茜突然叫道:“啊,血。”

   众人看了她一眼,楚彦华不是一直都在吐血吗,她这么惊讶做什么,只见她手指着地面,下意识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才明白范茜所说的血是什么。

   只见从楚彦华的裙下留出一摊血来,一旁围观的夫人们见血流的地方心里便有数了,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怕是保不住了。

   楚夫人看到楚彦华裙下的血,心像是被撕开一般的疼,而这个时候的楚彦华很是痛苦,脸色瞬间惨白的像是一张纸吧。

   “大夫,华儿的情况怎么样?快点救她啊。”纵然她做了那么多不可原谅的事情,可终究是她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她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么没了。

   大夫诊完后摇了遥头,“楚夫人,我才疏学浅能力有限。”

   “那另一个呢!”楚夫人看向另一个大夫,“求求了,救救华儿吧。”

   另一个大夫连忙上前,只不过结果却跟方才大夫的一样:“对不起,我也无能为力。”

   听到这样的答案,楚夫人心痛不能自已,痛哭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华儿,娘的华儿。”

   一旁的人看着这副场景,心里皆有些不忍,虽说后宅里的手段多的数不胜手,可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吐血而死还是很残忍的。

   楚夫人紧紧的抱着楚彦华,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这样来惩罚她?

   楚彦华紧紧的抓住楚夫人的手臂,断断续续的说着,“娘,我,我,我不想死。”

   说着又吐了一口血,楚夫人却只能哭叫着,“华儿,我的华儿。”

   楚谏道:“我现在入宫,求皇上让太医来!” 说着便提脚要走。

   此时两个大夫中的一个大夫看着楚彦承,犹豫了半天出声道,“楚少爷,这药应该是有解药的吧。”

标签